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张默演技,电影《让子弹飞》张默与陈坤那场戏是怎么回事?非要采取那样的方式吗? <#21---->

时间:

这场戏就好比当年抗战中的你来我往的过招,我八路军对日军实施了一次百团大战,打击了一下日军,小鬼子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然后鬼子就集结兵力对我八路军的根据地进行了一次大扫荡,既是威慑又是打击。



《让子弹飞》讲茶大堂的这段戏是发生在,张麻子打了黄四郎的团练教头之后,团练教头说了,“这哪是打我的屁股,这分明是打老爷您的脸”,人家动了你的人就得找回来,来而不往非礼嘛,黄四郎安排说的“既然县长喜欢断案,那就安排一点案子给他断,把卖凉粉的找来”,然后就有了讲茶大堂这段戏……



至于用意也很明确,县长断案讲究个公平,这是要树立形象,那安排凉粉这出戏的目的是要让县长出尔反尔,名誉扫地,吃到肚子里的东西怎么证明是多少啊,又不能等到拉出来,哪怕吐出来吐到流黄水人家也会说肯定肚子里还有,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肚子割开,把胃割开让大家看看,可是问题来了,肚子割开了人也就活不成了。他们下手的对象挑的也很讲究,拿年龄最小最不老成的小六子开刀,胡万和团练教头一唱一和,小六子就开了堂破了肚,清白证明了,小命没有了。



凉粉一事要了张麻子手下一个兄弟的命,那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然后又有了黄府鸿门夜宴一场戏。《让子弹飞》的剧情就是这样环环相扣,全片充满了姜氏语言幽默。

巧了,当年在电影院看《让子弹飞》的时候,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疑问:老六明知切腹取粉会死,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呢?难道他不想活了,还是他脑子有问题?



张默不就是被陈坤扣上了“吃了两碗粉,却只给了一碗的钱”的帽子吗?多大点儿事?就算不能硬碰硬,老六也得迂回一番啊,哪怕不认账,进监狱待个一年半载也行啊,何苦要切腹自绝啊?



是不是想表现这伙子土匪特“狠”啊,为了名声,命都不要了,这是准备后续玩多大的命啊?确实,电影的逻辑是:“六子的冤死”让张牧之和他的兄弟们有了向黄四郎进攻的充分理由。



但观众很不理解啊。观众知道张牧之是来收拾黄四郎的,可对这些土匪来说,碰瓷儿、找茬儿弄个合理的理由消灭黄四郎很难吗?非得搭上老六的命这个理由吗?



所以,我觉得《让子弹飞》虽然好看,但“凉粉案”真的让人无法理解。土匪确实有好勇斗狠的一面,但翻脸不认人也是他们的本性。我的意思是,收拾个县城大户,不必搞得看似有逻辑性……六子的死,那么绚烂,不觉得很矫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