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上初中记忆犹新的事,上学时发生过的哪些事,还让你记忆犹新? <#21---->

时间:

我上初二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刘老师是刚毕业年轻老师,虽然是老师但是我们的关系特别的铁,周末一起到到几里外的村庄看露天电影,一起到小餐馆里撸起袖子划拳喝酒,一个暑假,刘老师邀班级我们学习好的几个帮批改试卷,中午大家又渴又饿的,我就跳围墙到校外的西瓜地里摘了两个最大的瓜给大伙吃,第二天,种瓜的就找到班级又骂又砸的。刘老师又是赔礼道歉又是赔钱的,那人依然不依不饶,当晚刘老师气的到瓜地把秧全给拔了,不知道啥原因,种瓜的那家这下消停了,连屁没敢放。

那是一条乡间小道。

小路,婉蜒曲折,像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围巾,被不经意间丢在广袤的希望的田野上。

春天,小路铺满了绿意!小草先是从小路两旁,东一株,西一株,探出小脑袋,呼吸春的气息!续而三五成群,再续而成群结队。不久,小路的中间都挤满了小草。一场春雨过后,小路一片郁葱葱!小路两边那些一时叫不上名字的野花,也正在争奇斗艳!小路两旁,广袤的田野里,年前栽下的菠萝苗,吸收着春天的乳汁,拨节有声,茁壮成长!小路中间,不时看到蛐蛐,欢快地蹦来跳去。偶尔,还看到一两只受惊的小蚂蚁,慌无择路,急急乱转。小路,一片春意盎然!

夏天,广袤的田野上,一片红彤彤!小路的两旁,果香四溢,扑鼻而来。菠萝成熟了!一片丰收在望!

秋天,经过夏天的忙碌。一遍遍牛轱辘的反复碾压,小路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车辙,像岁月在大地上留下沧桑。绵绵秋雨,小路变得崎岖不平,泥泞不堪。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满腿黄泥。那时,小路变得有点让人烦,甚至讨厌。平常,半个小时的路程。此刻,却走上一丶二个小时。远远,看到开往县城的班车,由近而远,无可奈何,渐渐离去。只能等下一班车了。通常这个时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甚至没车可等,最后,不得不第二天再去。

小路,是从家乡一直蜒伸到邻村的道路,开往县城的班车站点就设在邻村。小路,虽不是唯一条通向外界的道路,但绝对是最近的一条。

小路,伴我走过了六个春夏秋冬。小路,让我从一个一个懵懵懂懂小学生变成一个志在四方的中学生!

小学毕业了,我要到县城上中学了。

昨晚,母亲又是一夜未眠。天蒙蒙亮,就起来张罗饭菜,叫我赶紧吃,然后赶回学校。

她出门抬头看看天,对我说:天色沉沉,怕是还下雨。等会你穿上雨衣和水鞋,草帽留给我。她说完然后就去帮我收拾衣服,书本和粮食。这样,我吃完饭就可以赶路。我说:妈,这次你就不要送了,我自己一个人会搭车。她说:我送送你吧。这些米和书本怪沉的。再说你又不肯穿水鞋去。水鞋丢到哪里?小路不好走。昨夜里,下了一宿的雨了。我说:我赤脚可以了。她说:天寒地冻,穿上袜子再穿水鞋,到了站台再换布鞋。她絮絮叨叨。我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一路上,母亲把行李全包揽了。我几乎空手赶路。

那时的母亲,年轻,善良,勤劳,朴素,能干!关键是腿脚灵活,身强体壮。

父亲在我九岁的时候就病逝了。是她一个人,带着两个比我分别大三岁和六岁的姐姐,风里来雨里去,供养我和上大学的哥哥。

一路上,她又是千叮咛万嘱托。一路走来,我要歇几次。母亲步覆轻松,提着一大包行李,仿佛一点吃力都没有。

到了邻村站台,我把脏污污的水鞋脱下来,换上干净的布鞋,接过母亲递过来一点雨水都没有的行李,登上开往县城的班车。

母亲提着脏污污的水鞋,头上戴着破草帽,衣衫破旧,全身湿涔涔, 瑟瑟发抖,手不停地朝班车挥着,口里不停喊着,大致意思是叫我夜里要盖好被子,要准时吃饭,独自伫立在蒙蒙的细雨中,慢慢地,县城班车远去,直到她看不到我。

我的眼泪来了。

后来,我离开家乡,离开县城,到了很远的地方。

母亲依然在家乡。

小路,如今已经铺上水泥,变成致富大道了。

日以继夜操劳的母亲,如今,早已白发苍苍,老态龙钟,脚步蹒跚。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特地选择走路回家,读书时代的感觉一点也没找到。

我失落,我恾然,但一时又不知道丢失了什么。

我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昔日广袤大地还是种植着家乡特产一一菠萝。此刻,收获季节已过,只剩下菠萝树光秃秃一片。周围,新农村蓝图映入眼帘:一幢幢新式楼房,拔地而起,鳞次栉比,外墙在太阳余辉下,亮靓无比!蓝天上,白云朵朵,悠闲自在!辽阔的菠萝地里,高大粗壮的风车,错落有序,呼呼直转……

小路,新铺的水泥路,干净宽敞。

岁月啊,岁月!你是一把刀!一把无情的刀,使人变老,让人怀旧,让人伤感!你又是一把力量的刀,催人奋进,催人向上,催人进步!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上学时发生过的哪些事,还让你记忆犹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