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杨家将的结局,为何有人说山西杨家将的故事中,最悲剧的是大反派潘仁美? <#21---->

时间:

看了一下,几个回答都说潘仁美的原型是宋初开国名将潘美,这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他既然以反派形象示人,那就必然不是正史,而是演义。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就仅以演义来回答,而不牵涉正史。潘杨两家,没有恩情、只有冤仇,火帅杨排风嫁给潘仁美的孙子潘少春,只是出于电视剧的想象。在演义中,故事的结局是杨家将血脉尚存,且赢得了老百姓的同情,被视为保家卫国的典范;而潘仁美一门绝种,成了老百姓嘴里有名的奸臣,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便是潘仁美的悲剧。但是,冤有头债有主,潘仁美悲剧的源头完全出在他的嫉贤妒能和趋炎附势上,倘若他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容人之量,哪怕有一分一厘的元帅气度,就不会造成两家最后的惨烈悲剧——这是怎么洗地都无法洗白的事实!

赵匡胤当皇上后想念结拜义妹赵京娘,令钦差陈名去山西蒲州解梁县封其为康平公主。京娘不愿接受赏赐,为免陈名为难,便与其同去京师见驾。行经太行山,辽国派出大将王伯仁,要抢赵匡胤赐给京娘的五凤霞冠,危急关头,小将潘仁美如神兵天降,只见他:

端的是好个少年英雄!

然而这位少年英雄却是极富心计之人:杀退敌人后,陈名请潘仁美于路护送。只因京娘吃饭时说了一句“你就和我一道用饭,拿我当你的娘亲吧”,他便毫不客气地打蛇随棍上,立刻拜倒磕头。

从此潘仁美就攀上了公主这棵高枝,公然以皇亲国戚自居。行经佘塘关,嫌驿馆简陋,挑三拣四,毫不敬重曾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的元帅佘洪洲,反以骂骂咧咧为事。

连钦差陈名也看不下去,暗想:

佘洪洲无奈,让几人迁居帅府,潘仁美见把佘洪洲吓成这样,洋洋得意,人生中第一次知道了权势二字的魅力。

在佘塘关,京娘生了一场大病,缠绵病榻十余日。潘仁美不但不急,反而暗中高兴,日日侍候,讨好争宠。他还进行了一场拙劣之极的表演:去药铺里买了一支野山人参,撒谎说是自己在悬崖峭壁上发现的。

潘仁美爱上了老元帅的女儿佘赛花,又搬出公主。要说京娘毕竟是个没见识的女人,真把自己当公主了,本来收义子就不妥,现在又帮义子找老婆,还说要请皇上做媒。这在佘洪洲的眼里,是不折不扣的欺人太甚,于是被干脆利落地回绝。

佘赛花荒郊打猎,射野兔而不中,忽然飞来一箭射死野兔,潘仁美跑来冒领功劳,一顿吹嘘,并重申爱慕之意。

佘赛花端详雕翎箭上,却刻着一个“杨”字,潘仁美急中生智,说箭是师父杨百步所赠。佘赛花哪里肯信,催动桃红马,寻到七星庙中,见到一个“穿白挂素,肋佩宝剑”的青年,便是杨继业!

杨继业一句:

比之潘仁美高明何止千倍。

只此一见,便是一生。

潘仁美要哄走杨继业而不成,佘杨两家本是故人,因此佘赛花请杨继业进关相见。

跟着辽兵杀来,辽将韩贵于阵前生擒要出风头的潘仁美、打伤老元帅佘洪洲。

潘仁美被俘后,贪生怕死,于军前投敌,与韩贵结交,互换盟书,留下叛国铁证。然后受命返回关内,编了一套花言巧语要骗走公主的五凤霞冠。

与此同时,佘洪洲受伤后,杨继业临危受命,暂理帅印,成了佘塘关的主心骨。

潘仁美骗走凤冠霞帔,被杨继业使出调包计,换成了烈性火药烈火丹。辽将打不开匣子,蛮力砸锁,却引爆了火药,三千人马炸死炸死两千七,韩贵等落荒而逃,潘仁美逃回公主身边,一番谎话,又引得公主回心转意。潘仁美差点被炸死在敌营,自此恨透了杨继业。而京娘呢,从此觉得杨继业心太不正,要在面君时大大的参他一本。

京娘因为和早年间赵匡胤的一点香火情变成了公主,但她的本质只是一个无知的乡村中年妇女,她在进京路上做的这些事,没有一件妥当的。但她是个好人。

潘杨之间有三次强弱易位。

第一次,赵匡胤在位中后期

潘仁美进京,经过京娘推荐、赵匡胤考校后,才华武功、兵书战策都是第一流人选,因此赵大封他为殿前司武功指挥使,官居四品。

杨继业留在佘塘关,佘洪洲推荐他为关中主将。奏折交上去后,潘仁美又请京娘从中作梗,面见赵匡胤,直指杨继业性情狡诈、为人不忠。

继业先父杨衮,昔年曾与赵匡胤结下“铜锤换玉带”的约定,杨衮答应送杨继业效忠宋朝,终身不敢有违。可是在帝王的心里,这只是当年的权宜之计罢了,杨衮临死前仍然念念不忘的事,在赵匡胤那里屁都不是,随时准备着反悔。杨继业击退辽兵有功,又有昔年的约定,可是赵匡胤仅仅只听了京娘的一席话,不但不给佘洪洲面子,连自己当年的盟折誓也当成了屁。

赵大不准杨继业去东京,也不让他当佘塘关主帅,只是形式化的封杨继业为六品守备,协助镇守佘塘关。

杨继业倒也安之若素,经营佘塘关,并与佘赛花成亲,一共生了七男八女,如此十几年。

这十几年中,当然都是潘仁美强而杨继业弱多了。

第二次,赵光义在位前期

赵匡胤在位时,襄理王赵光义奉旨巡视三关,引杨继业、六关元帅及督巡元帅王仲汉为心腹,并以阴沉木制成八枚虎头令,共封八位令公,杨继业为其中之一。

烛影斧声之后,赵光义登上皇位,令杨继业进京,荣升兵部尚书,官居正一品。可是尚未动身。便传来大辽国军马飞夺三关、杀死王仲汉的消息。

赵光义急令杨继业为九关大帅,限期收复失地。

三岔口一战,杨继业亲自斩杀大辽先锋野旺沙,金刀杨无敌之名响彻天下。

王仲汉虽然已死,轻敌之罪不饶,其子划归杨继业膝下为儿,永远不准认祖归宗,是为杨延顺,加上杨家之前的七个儿子,号称“七郎八虎”。

此时,杨继业坐镇居庸关,麾下集中了大宋国的边军精锐,九关元帅将家中小公子共二十二位送来九关大帅府练武习文。

未几,赵光义上五台山地藏寺进香,杨继业再杀前来劫驾的辽国番将,救驾有功,被封为天波大将军,在京城敕建天波府;封佘赛花为无佞侯,另加“太君”封诰;二十个子女徒弟一律封为三品总兵,协助镇守九关;加上杨大郎出生时赵光义曾收为义子,前边又已封杨五郎为伏虎罗汉。

杨氏一门,至此鸡犬升天。

这是杨府最辉煌的暑期,其人丁之盛、授勋之高、圣恩之隆,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

而在京的潘仁美呢,由于善于溜须拍马,加之也有真才实学,况且还是康平公主的干儿子,荣任兵部右侍郎,当上了二品大员。

一次,他去尼姑庵看望已落发为尼的义母京娘,在佛堂宣淫,与尼姑白慧娟在草蒲团上成其好事,生一女三男,女儿叫潘佛儿,儿子叫潘龙、潘虎、潘豹。

赵光义继位后,以杨继业为股肱,却对潘仁美不闻不问、毫无升迁。

这十年中,两人强弱易位。

赵京娘死后

赵京娘自从收潘仁美为义子,为这位公子哥儿也算有求必应、呕心沥血,临走前还将三千多两黄金及各种珠宝玉器全给了潘仁美。这位老太太容易受人蒙蔽,做事任性而无知,又有帮亲不帮理的毛病,对于自己不懂的事也经常去掺一脚。但如上所说,她真的是个好人。

如果她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死也被潘仁美所利用,不知当作何想?

为了自己家的前途,白慧娟立刻就想到了一计,连说“死得好”。

潘仁美写了一封声情并茂的奏折给太宗,要促使赵光义来参加公主的葬礼。皇帝上完香后,就被潘仁美请到西配殿,说是略备清茶。这时从屏风后走出一位千娇百媚、万种风流的少女为皇帝奉茶,其声音如燕语莺声,其身段如弱柳拂风,其面容似春回大地……

看过《熙陵幸小周后图》的都知道赵光义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一见到这个女子就色授魂予,当下就在这种吊唁老姐姐的隆重气氛中,临幸了她……

这就是潘仁美两口子的计策,这个女子就是他们的大女儿潘佛儿。十九年前,潘仁美与白慧娟在佛前成其好事,白氏受孕所以才起名佛儿;十九年后,两口子又让女儿在佛前献身给皇帝,献身给一个大女儿二十多岁的老男人,关键是潘佛儿还自愿得很。

瞧这一家子。秽乱佛堂,亵渎死者,趋炎附势,无所不用其极,也真是够了!请问,这个怎么洗地?

潘佛儿入宫,先封才人,又升昭容,一年后诞下皇子,升为淑妃,称“西宫娘娘”。

潘国丈一步登天,升兵部尚书、九门提督,双一品。不久又升为太师,为三公之一。

至此,直到临死,潘太师地位都稳如泰山。

严格说来,潘家用的手段并不算特别卑鄙无耻,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从古到今这样的人还少么?然而在佛前淫乱、又继之以灵前淫乱,义母帮助了他们这么多反而被说成“死得好”,这确实太不是人了!

这时,潘杨的强弱之势,又易位。

并定格。

潘仁美极尽荣宠之时,收到了一封信,昔年交换盟书的韩贵要求他铲除杨继业、颠覆大宋并最终平分疆土。他与白慧娟一商量,决定以后晋石敬塘为榜样,投敌反叛,书里有话:

于是潘仁美向皇帝推荐调杨继业进京。赵光义也是个纯二货,当了皇帝还傻得跟晋惠帝似的,他真下旨了,然后就造成了九关无人,致使门户洞开。

杨继业一走,辽国大军发兵南下,北三关一夜失守,大将阵亡。在这时候,本应该马上打发杨继业回去,毕竟他在九边经营十几年,对一草一木何等熟悉。

然而此时的朝堂上,上至皇帝下至群臣全部变成了白痴,居然忙里偷闲的开始了比武选帅。

潘仁美推荐三子潘豹挂帅,八贤王不肯,于是摆下擂台,打死打伤二十余人,赵光义以比武难免失手,宽恕了。却惹怒了杨家七郎杨延嗣,力劈潘豹,赵光义说什么都要将七郎斩首,经众人力劝方赦其死罪。

立刻封潘仁美为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最终引来群臣不满,出于置气,一国君臣全部上前线,皇帝和八贤王也御驾亲征去了。

赵光义就是当傻蛋去的,明明他在军中,行军调度等等还是潘仁美说了算。

雁门关一役,辽军摆下空城计,五十万宋军被歼六万。赵光义当起哑巴,毫不心疼,权力欲这么旺盛的一个人,对收回兵权毫无兴趣,说出去你能信?

辽国下书,邀大宋皇帝在金沙滩做“双龙会”。

让我们看看两地相距多远:

辽主要开双龙会,选了个两百里外的地方,那地方山高林密、沟险壑深,傻子也知道有鬼啊。

然而宋国君臣就是这么硬气,必须要去,然而怂货赵光义不肯去,而是以跟他长得像的杨大郎李代桃僵,杨家几子分别扮作八贤王、丞相、元帅、军师、太监等一起过去。

这就太无耻了,你们要不敢去就别这么硬气,既然硬气就别拿别人的生命去冒险啊。

接下来便是杨家将悲剧的高潮,血战金沙滩!

杨大郎死于袖箭,杨二郎干掉杀手后被巨石砸成肉饼,杨七郎摔碎死辽国皇帝,杨三郎万马踏身,杨五郎纵马跳下深涧,后被五台山高僧所救。四郎和八郎出去搬救兵,被辽国拿获投敌,招为驸马。杨七郎冲出重围,不找皇帝而去找潘仁美搬救兵(我反正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被治以咆哮大帐之罪,绑在旗杆上,万箭穿心而死。

看着两狼山动静的呼延赞在宋太宗眼皮子底下被潘仁美毒死,最终潘仁美没有派出哪怕一个援兵,任杨家将厮杀到弹尽粮绝。

杨继业想起大军尽赤、儿子投敌、自己又老迈,坐在苏武庙中,左思右想,再无面目活在世上,于是撩战袍,摘头盔,一头碰死在李陵碑上。

苏武牧羊于北海,终不改臣节;李陵投降匈奴,本想回归汉朝,然在家人尽被汉武帝所杀后,万念俱灰,绝望降敌。

杨家自此大厦倾颓。

盛极必衰,否极泰来,杨门的繁荣昌盛中隐藏着极大的危机,他们一切荣耀的来源都取决于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可是从古至今,帝王心术谁能揣测、谁敢揣测?如果他真的起了制衡之心,或者突然就开始厌恶某位文臣武将,那么可以肯定,这家子基本上就算完了。

赵光义起的,显然就是制衡之心。

好在杨六郎杨延昭当真热血男儿,回京告御状,八贤王坚定的站在杨家一边,宋太宗继续当木偶。

寇准进京,提审潘仁美,却被潘娘娘公然砸了刑堂刑具。后摆下森罗地狱,哄得潘仁美以为到了阴间,才交待了一切前因后果。这便是“审潘洪(潘仁美,姓潘,名洪,字仁美)”的经典桥段。

签字画押后,在御前潘仁美又将供状诈出吞下肚。幸好寇准提前把真状纸藏了起来。

事到此时,赵光义在潘妃的哭诉之下,仍只是贬其为民,永不复用。

杨六郎义愤填膺,在寇准的指点下,追到黑松林,杀死潘仁美全家。

杨家的悲剧高潮出现在血战金沙滩,此战之后,举起杨家将大旗者,惟剩杨六郎一人。后来虽有所谓少八郎,但其实再也没重现过昔日“七郎八虎”的辉煌。但杨家将血脉不断,其后不但又有七代英雄的辉煌(《杨家将九代英雄传》),而且还成了民间保家卫国英雄的代表,走上了神坛。

潘仁美,成了大大的丑角。他的悲剧是咎由自取,但他并不是不能避免这个身死族灭的悲剧:

阵前投敌,即使签字画押,也是权宜之计,回来了就该忠心耿耿的效忠大宋。

几十年之后韩贵再寄书来,其时潘佛儿在宫中如此得宠,他完全可以把这事告诉女儿,让吹枕边风解释一番,以求得皇帝谅解,大家想,在案发后皇帝都不忍杀他,又何况在迷途知返的良好评价下?

血战金沙滩时,他即使全不作为,只要不暗杀呼延赞,杨家将就能得到救援。

杨七郎来请救援兵之时,其时杨继业已经碰死,杨家七郎八虎死的死、降的降,只剩下六郎、七郎两个孩子,这时他哪怕有一点点人性,有一点点良心,就不会再杀掉杨七郎,然后再点起兵马,飞驰救援两狼山,皇帝非但不会怪罪他,还会觉得他高风亮节、大仁大义、劳苦功高,可以想象,战后论功行赏,潘家藉此大功和人望,完全会成为北宋武勋第一家族,也能终身打压得杨家将抬不起头来。

可是,看看这个老贼都做了些什么?

他冤?

他如果冤,才是对传统价值观的最大蔑视和践踏。

洗地的同志,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注,怼我之前,请看清这是说的演义,不是正史、不是正史、不是正史!)

引用书目:

杨家将九代英雄传之:

《金刀杨令公》

《杨六郎挂帅》

书目文献出版社,1995年12月第1版

——————完——————

文/王事情

因为历史上真实的潘仁美叫做潘美,不但不是奸臣,还是一个大大的忠臣,是宋朝的开国名将,地位要比杨业还高。而且他的战绩实际上也比杨业更加显赫,潘美最早是柴荣的侍从,等到柴荣登基建立后周以后,潘美就受到了重用,当时杨业所处的北汉勾结契丹,侵略后周,柴荣御驾亲征,与北汉和契丹联军在泽州高平城也就是今天的晋城高平市一带进行决战,潘美当时二十多岁,就领兵数千坚守要道抵抗契丹,终于让契丹援军久攻不下无奈退兵。高平之战潘美因为军功,被封为西上阁门副使。


后来柴荣去世之后,赵匡胤陈桥兵变潘美也是拥立者之一,并且替赵匡胤回到都城说降了文武百官,和平的夺取了政权,并且说降了当时的陕州主将袁彦,这导致潘美深受赵匡胤器重。潘美帮助宋朝攻灭南汉,平了南唐,又灭了北汉招降杨业。在灭北汉之后,辽国还派遣一万精骑攻打宋朝,潘美大破辽军,从而被封为代国公。


要说跟契丹人交手,潘美要远比杨业打契丹人打的更多,所以在赵光义北伐试图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时候,潘美是应州、云州二路行营都部署,担任西路军主将,杨业只是他的副手,因为无论从战功资历还是信任程度,潘美都力压杨业。只是宋代重文轻武,文官权力更大,护军王侁逼迫杨业出击,而且杨业说当我兵败的时候你们要接应我,埋伏追击敌军。而护军王侁为了争功,调走了接应部队前去抢攻,导致杨业兵败被俘,最后自杀。潘美并不是主要责任人。但是到了杨家将的故事里,潘美就成了潘仁美,变成勾结契丹杀害忠良的大反派。当然潘仁美才是最悲剧的。本来人家打契丹打的比杨业多多了,最后反倒是他成为勾结契丹的反派,他难道不是最悲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