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孙嘉诚求雨,《雍正王朝》中雍正为什么让孙嘉诚求雨? <#21---->

时间:

孙嘉诚跪了一天居然下雨了?

雍正要孙嘉诚去求雨,正如他所说的他,他要的是“人心”。

年羹尧西北平叛归来,纵使年羹尧有天大的功劳,但是其居功自傲、目无君主、结党营私的行为已经引得了朝堂上的普遍不满,孙嘉诚就是其中的一位。不同于其他官员的敢怒不敢言,孙嘉诚可谓是不畏强权、正言直谏,当着雍正面弹劾年羹尧,并且用“京师久旱必然是朝中有奸臣”的观点来批判年羹尧。于是乎,雍正要孙嘉诚去午门外求雨,以辩忠奸。

实际上,此时的雍正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之中。

一方面,年羹尧功劳太大了,不仅是平定了叛乱安稳了政局,更是稳固了自己的皇位,但是此时的年羹尧也确实做的有些过分,然而此时雍正对不能对年羹尧有任何的负面指责,因而现在的雍正是非常需要年羹尧的。

另一方面,年羹尧已经引起了众怒,朝堂之上大部分官员或明或暗都表达了对于年羹尧的极度不满,如果雍正没有表示,则意味着要寒了百官的心。

在这种情况下,雍正自己不去判断和评判,而是将此交给老天爷来评判,这样无论结果如何,雍正都会有话说,更重要的是,不管会不会下雨,一切都是天意,至少可以帮助雍正把此时的舆论风波渡过去,不至于让其陷入舆论的被动之中。

因而,雍正这才决定让孙嘉诚去求雨。


此时的雍正,面对孙嘉诚弹劾年羹尧,没有任何表示,或者直接处罚了孙嘉诚,这个时候的年羹尧便可完全放心了,因为雍正这样做就表明了雍正对其的绝对信任和支持,其在雍正心中的地位也是无法撼动的。

可正是雍正非但没有处罚孙嘉诚,而是让孙嘉诚去求雨,此就证明了年羹尧在雍正心中的地位已经是大打折扣了,雍正已经对于年羹尧出现了不满和愤恨。

年羹尧西北平叛立下大功,雍正称年羹尧为自己的“恩人”,并愿与其成为“千古君臣榜样”,在这样的恩宠下,年羹尧便开始飘飘然了,真的就把自己的当成了是雍正的“恩人”,也就此开始居功自傲的作死进程,什么“只知将令而不知有皇上”的话都能说得出来,可见年羹尧已经猖狂到了什么程度。

其实孙嘉诚的弹劾正好说到了雍正的心里,只是雍正此时此刻没有办法去处理年羹尧,而雍正只能借安排孙嘉诚去求雨的方式给年羹尧提个醒,同时也是给年羹尧的一个警告,只是年羹尧到死都没有明白雍正的这层意思罢了。


如果孙嘉诚求到了雨,既说明孙嘉诚所弹劾年羹尧的内容确凿属实,就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雍正自然而然的无法处置孙嘉诚,将偏袒年羹尧的行为做的太明显了,以此按下不表,为之后处理年羹尧留下一个伏笔。

如果孙嘉诚求不到雨,则说明孙嘉诚及朝堂之上百官对于年羹尧的参劾,并不能成“朝中有奸臣”的证明,进而可以顺利化解这场舆论的危机,暂时的维系住自己和年羹尧之间的良好关系,同时也能暂时平复一下百官的心情。

所以,让孙嘉诚去求雨,不管结果如何,孙嘉诚都不会受到处罚,他只是雍正在与年羹尧博弈中的一颗棋子,只是孙嘉诚最终还是为年羹尧所杀,让人为他的悲惨结局不免感到一些唏嘘吧。

这个是个双面阳谋,什么叫帝王心术,这就叫帝王心术,且看这场多方博弈中雍正皇帝透露的出来的高深莫测权术水平,一般人实在是难以望其项背。

《雍正王朝》这部剧,是一部对细节很考究的神剧,那么很多细节描写都是为剧情铺垫的,细节也最能刻画人物,从剧中的细节我们应该能够看明白很多故事。

首先我们要知道当时的故事背景,当时的情况是,雍正皇帝既为年羹尧的种种膨胀行为咬牙切齿,但又因为年羹尧是刚立新功的大功臣,不能动手,猝然杀功臣,必然造成局势不稳。

而且西北罗伯藏丹增的危机还没完全消除,需要依赖年羹尧坐镇,虎视眈眈的八爷正等着雍正自损一臂,然后寒了功臣的心,若是不处置年羹尧,则拥有话语权的文官清流必然不满,轮番轰炸,这样一举而两败,说不定一着不慎就被八爷伺机咬上一口,所以牙根恨的痒痒的雍正皇帝只能把气撒在年羹尧妹妹“年妃身上”。

其次,孙嘉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形象,从他与十三爷的对话中可见性格。十三爷问他:

这句话有没有毛病,从孙嘉诚眼里来看,毫无毛病,他确实是把自己当做一等一的忠臣,所以宁死也要去维护自己心中的至高信仰,可是他却没领会这句话的深层意思。

十三爷在好心的提醒他:你是打算“把皇上当昏君”?但是情商太低的孙嘉诚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犯了皇上大忌。

你孙嘉诚做了龙逢比干,那请问雍正皇帝是什么?“商纣王”??皇帝最痛恨的莫过于臣子为求清名,把骂名留给皇帝,忠臣求仁,而把不义昏庸的名声留给皇帝,“遗骂名于君父”这才是最大的不忠。

此时雍正皇帝如何不愤怒,他甚至起了杀心,即便你是忠臣,也不该如此不分尊卑,还用起皇帝的御笔,让本觉被冒犯的雍正更加觉得反感,此人过于迂直,日后也是个大麻烦。

很快他就想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他顺着孙嘉诚的话接着说,既然你孙嘉诚认为天不下雨是因为年羹尧是大奸臣,那你孙嘉诚这个大忠臣去求雨吧。

第一,天如果真的不凑巧的下雨,那就说明孙嘉诚确实是个忠臣,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年羹尧则因此被确定是个奸逆小人,这是他年羹尧无论如何洗不清的“天意”,那么无形之中就给舆论以极其可怕的导向,那就是“年羹尧为奸臣的事实”为上天认可。

在这种情况下,他雍正皇帝杀了这位为大清朝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不仅没有阻力,还就有了舆论支持,不仅不会寒了功臣的心,又能得了他想要的天下人的支持,这就为年羹尧的灭亡埋下伏笔。

顺应天意,也就得了民心,雍正皇帝要的就是民心,但最后孙嘉诚还是要死的,虽然上天救了他,可是雍正不打算放过他,他太了解孙嘉诚的迂直,所以后来还派他去年羹尧的西北军帮办军务,实则就是让这位天下共知的求雨“大忠臣”以直来惹怒年羹尧,然后被杀,以此来成为下一步拿下年羹尧的战术计划。

但这一点只是概率极小的后手,雍正皇帝和大臣们以及年羹尧甚至连孙嘉诚自己都清楚的知道,晴日下雨的概率极低,所以这场权谋的高光时刻都在“如果不下雨”这部分上!


如果孙嘉诚没有求来雨,以当时的酷暑,那么孙嘉诚必死无疑。雍正是不会心慈手软让他起来的,因为他要用孙嘉诚的命换民心,一把足够支撑起杀“年羹尧”的民心刀。以当时的天气,一个正常人自然知道下雨是一件极其渺茫的事,这才符合客观事实,这也是皇上让孙嘉诚求雨的目的,他就是用孙嘉诚来换年羹尧。

此时能救孙嘉诚只有年羹尧,同时雍正很了解这位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料定他是一定不会来的,因为年将军不愿在皇上面前示弱,他在赌,他赌天不下雨,他亲自找来钦天监大学士佐证,如果当时钦天监告诉他会下雨,也许年将军会做个顺水人情,去向皇上求情,但是天气太好了,钦天监的天气预报如此斩钉截铁,他也认为不会下雨。

那这样孙嘉诚的忠奸论就不攻自破了,那么上天也就是站在他这一边的,皇上便不会冒犯天意对自己下手了。

可是如果年羹尧不来求情,孙嘉诚必死无疑。

在雍正这边,年羹尧如果看着孙嘉诚惨死,那就等于自绝于文官集团,同时也会被同情孙嘉诚的百姓们所抛弃,舆情汹汹,在这种情况下,试问,雍正皇帝再向一个被文官集团恨之入骨的下手,向一个失去民心的跋扈权臣下手,有没有民意支持呢,这就是杀年羹尧的舆论准备而已?

因此,唯一能同时解孙嘉诚和年羹尧之困的,只有年羹尧出面向雍正皇帝示弱,为孙嘉诚求情,承认自己的膨胀,向皇帝和文官集团低头,表示自己的错误,自觉功成身退,放弃被皇帝忌惮的兵权,这样他跟孙嘉诚也许能各自留命。

但是雍正还是太了解年羹尧这位家奴了,他绝不会放弃已经得到的权力的,那是他一步步拼命爬上来的,因此他也绝不会来给孙嘉诚求情那这样孙必死,年必败,天下人会觉得雍正皇帝是为了孙嘉诚报仇而杀了年羹尧。

又是一箭三雕的操作,除却了一个令人头大的顽固迂直忠臣,换来平稳解决尾大不掉的心腹之患年羹尧,同时获得明君圣主的好评与民心,蠢蠢欲动的八爷党也失去利用这场争执的机会。

这就是为何十三爷眼见天不下雨,为了救孙嘉诚的,冷不丁的突然说了一句找年羹尧来求情的原因,因为十三爷清楚的明白其中利弊,也知道皇上想干嘛,但是作为侠王的他不忍心看着孙嘉诚这样的忠臣,成为四哥实战帝王之术的炮灰。

这也是雍正皇帝之所以不让十三爷去找年羹尧的原因,他面无表情的说👇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孙嘉自始自终只是一个被雍正抛弃棋子罢了,他从来没去在乎过这个忠臣的死活,否则后来又如何明知孙嘉诚与年羹尧不和,还派他去年羹尧军中任职,还是危险极大后勤工作。

跋扈的年羹尧手里不知道有多少押粮官的首级,最终孙嘉诚毫不让人意外的被砍了头,也奠定了年羹尧最终的结局,也让皇帝省去了一个麻烦,不然作为清流代表的孙嘉诚,一定会跟李绂一起在后来反对皇上新政,反对田文境的河南改革,这种力求清名不怕牺牲的人,比李绂等人可怕多了,对雍正明君形象的破坏力绝对是巨大的,估计雍正要背个杀忠臣的骂名洗不掉了,被很读书人骂,所以借年羹尧之手处置掉他也是一个很高明的手段了。

只不过有趣的是,后来的雍正新政由于触犯很多官僚士绅的利益,仍旧被天下读书人敌视,挨了不少骂,只是这都是后话了!

没错,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心术,看完你是不是觉得后背发凉呢?但这只是帝王权谋的冰山一角,还有太多案列,咱下回再聊!

版权保护: 本文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雍正王朝》中雍正为什么让孙嘉诚求雨?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