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土耳其是匈奴人后裔吗,如何看待土耳其认祖归宗,匈奴人自认“黄祸”?不怕招致西方的反感吗? <#21---->

时间:

6月底土耳其陆军发布了宣传片,让人惊讶的是土耳机是匈奴的后代,在2200多年前由匈奴冒顿单于在公元前209年建立!土耳期起源匈奴说来源以久,他们总爱自认自己为匈奴人的后代,但是世界人类学家都已经多方考证过现代土耳其人跟匈奴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比较有考证的是土耳其人是突厥人的后代,700年以后突厥被唐朝与回鹘灭国,西迁的突厥在里海南岸建国。

而匈奴也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是由众多游牧形成的一个民族集团,内部差异还是挺大的,里面既有金发碧眼的雅利安人,也有黑发黑眼的通古斯人等,具有中国华夏血统的或许只是匈奴当中一小分支,土耳其人认为北匈奴西迁后定居在黑海流域。

在土耳其边上的小国阿塞拜疆就是个突厥化的白种国家。

但北匈奴西迁成为横扫欧洲的匈人之说是欧洲学者开脑洞的产物,实际上北匈奴没有西迁,而是融入后来崛起的鲜卑了,西迁欧洲的是被匈奴击败的西伯利亚民族,因为他们连毡房都不会搭,只能住山洞,而匈奴人生产力还是很发达的,不但有自己文化还建立了城市。

图为日本法隆寺,建于607年,旧称斑鸠宫。

这使我想起了日本的起源,据说公元500年日本第一任推古女天皇和天上大鸟野合,住的地方称为飞鸟宫,后来的舒明天皇、皇极天皇都是大鸟的后代,河边麻吕东渡大唐回到日本后,认出这种飞鸟叫斑鸠,后改名叫斑鸠宫,也就是现在日本的法隆寺。

土耳其将自己与匈奴人联系在一起无疑会增加欧洲对它的反感,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埃尔多安似乎并不在乎西方国家的好恶,他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中说:“假如欧盟不是一个公平的团体而是一个基督教俱乐部的话,那就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这不仅仅是土耳其人对欧盟入盟资格故意刁难的不满还是一种不在向西方靠拢的宣言。既然决定分手就没必要在乎对方的感受了,况且认祖归宗匈奴人对土耳其的国际野心来说有一定的帮助。

土耳其依仗伊斯兰、突厥双重优势不断拉帮结派逐渐形成自己的势力圈,这对其军工贸易具有明显的助益作用,前不久巴基斯坦正式宣布花费10亿美元购买4艘土耳其的“岛”级护卫舰,折算下来单价比我们的055造价还高,这样的装备也能卖出去靠的不是性能有多好,而是两国的“兄弟”关系非常深,穆斯林国家彼此以兄弟相称当巴基斯坦有难之时卡塔尔将自己的幻影战机相赠、沙特甚至直接送钱,而当土耳其的护卫舰缺少买主之时巴基斯坦又会慷慨解囊,这就是埃尔多安脱欧入亚的好处。

回归正题,土耳其将自己的祖先定义为“匈奴人”不仅把自己的建军历史前推到2700多年,进一步增强弥足自豪感和社会凝聚力,毕竟冒顿大单于的四支骑兵把我们的汉高祖刘邦围困到“白登山”上,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奇耻大辱、对于土耳其来说这是曾经的荣耀。作为匈奴人的后代蒙古高原、中亚、东印度地区甚至是西伯利亚的“蒙古利亚”人种都被囊括到土耳其未来的势力范围,这样一来埃尔多安除了伊斯兰教和突厥民族之外又多了一个揭竿而起的筹码,以及武器外销的噱头。恐怕等到土耳其的“阿尔泰”坦克出世能卖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