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年羹尧处理御前侍卫,年羹尧被处决后,官员抄家时发现7个字,雍正知道后反应如何?

时间:

年羹尧可以说是雍正皇帝继位前后的重要心腹和得力助手,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君臣配合默契,雍正皇帝甚至还将年羹尧作为道德模范在全国推广,然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年羹尧得宠后,应有尽有,人就开始膨胀了,就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死就避免不了了。

年羹尧是汉军镶白旗人,他文武兼备,康熙三十九年中进士,进入翰林院,后又入职内阁学士,成为汉族学子中的佼佼者,此时不到三十岁,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不久年羹尧有升任四川总督,成为封疆大吏,在雍亲王胤禛的推荐下,出任川陕总督,制衡老十四胤禵为雍正继位作了很大的贡献。

雍正继位后当然是投桃报李,封他为抚远大将军,全权总揽西部一切事务,可谓权势滔天,实际上成为雍正在西陲前线的亲信代言人,甚至连云南、贵州的地方官都要听命于年羹尧,足以可见雍正对年羹尧的信任。

雍正对年羹尧的宠信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国家的大事小情都与其商量,官员的任免都听取他的意见,只要是年羹尧推荐的人选,雍正大多予以重任,这就是所谓的“年选”。

年羹尧所受到的恩遇之隆也是古来人臣所少见的,雍正也希望他们能彼此做个千古君臣知遇的榜样。

年羹尧仗着自己的功劳大和雍正的宠信,擅威作福,卖官鬻爵、结党营私、目无法纪、骄横跋扈等等,百官是敢怒不敢言,雍正也曾给年羹尧写信劝告他要慎重自持,对于雍正的忍气吞声,昏了头的年羹尧骄纵不知收敛,特别是他结党营私,这更是触及雍正的底线,雍正最终忍无可忍,鼓励大臣检举,罗织了年羹尧九十二款大罪,其中三十多条都是极刑之罪,雍正表示念其功勋卓著,赐年羹尧狱中自裁,真是害人害己害家人。

在查抄杭州的年府时,搜出了一本书,就是由年羹尧的幕僚(军师类的人物)汪景琪写的《西征随笔》,里面有一首诗,其中有一句“皇帝挥毫不值钱”,当时正值“文字狱”盛行的时候,抄家的官员觉得有问题,就上报给雍正定夺。

这个汪景琪自小就很有才华,却一直不得志,但也恃才傲物,一般人他还看不上,而他又是一个阿谀奉承喜欢拍马屁的人,而此时的年羹尧正春风得意,红得发紫,这无异于给汪景琪打了一支兴奋剂,这正是他要找的人。

而年羹尧在人生的鼎盛时期,更喜欢歌舞升平,歌功颂德,赞美的话谁不想听啊,一句好话三分暖,二人自然是一拍即合。

汪景琪在大手笔的夸赞年羹尧的同时也不遗余力地讥讽当朝的统治者,这句“皇帝挥毫不值钱”就是在挖苦康熙皇帝给别人提的诗不怎么样,这是在讽刺雍正的父亲,作为一个崇尚孝道的雍正皇帝自然是不能容忍有人对自己的父亲说三道四,而且这个人还是年羹尧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

当年年羹尧被朝廷罗列92款大罪后没多久就被雍正赐死狱中。年羹尧死后,朝廷派人去查抄年府,在年府中,官员发现七个字,这七个字是“皇帝挥毫不值钱”。

据说这七个字是汪景祺写的,当雍正得知后气的口吐鲜血,于是他大怒之下也将汪景祺处决了。

关于这段记载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无从考证,但正史上关于汪景祺也确实有这么一段类似的记载:

汪景祺少年即成名,本身很有才华,也很恃才傲物,一般人根本看不上,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年羹尧,受年羹尧的赏识而当了他的幕僚,对于年羹尧,汪景祺是非常的崇拜,跟随他的这几年,汪景祺写下了《西征随笔》一书。

这本书记载了汪景祺随年羹尧西征时途中亲历见闻,还有政治军事等各方面的史事。

但除了记载这些所见所闻之外,汪景祺还在书中极力夸赞年羹尧,甚至在书中称年羹尧是“宇宙第一伟人”,还说历代名将郭子仪、裴度等人“较之阁下威名,不啻萤光之于日月,勺水之于沧溟。盖自有天地以来,制敌之奇,奏功之速,宁有盛于今日之大将军哉!”不得不说,汪景祺这马屁拍的着实很有才华!

也因为这些内容,年羹尧非常的喜欢,于是就收藏了这本《西征随笔》,但是汪景祺除了在书中称赞年羹尧外还时不时的讥讪清代统治者。

当朝廷官员查抄年府时,这本书就被抄了出来。可以想象到,当雍正皇帝看到这本书上对清朝统治者的讥讪之词和对年羹尧的称赞之词后会有多生气!

后来雍正在首页题字:“悖谬狂乱,至于此极!惜见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种得漏网也。”,没过多久,汪景祺便因“作诗讥讪圣祖仁皇帝,大逆不道”被枭首示众,脑袋被悬挂在菜市口的通衢大道上,一挂就是十年。直到雍正驾崩乾隆上台,经左都御史孙国玺上书,才将王汪景祺的头颅择地掩埋。

所以“皇帝挥毫不值钱”或许就是这本《西征随笔》中对清朝统治者的讥讪之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