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宋美龄和张作霖,军阀混战,阎锡山和张作霖是联盟,为何张作霖却对晋绥军发起攻击? <#21---->

时间:

既然是军阀混战,就没有永远的盟友,一切以利益和权力至上。袁世凯死后,北京政权分裂为“直系”和“皖系”两派军阀,拥兵关外觊觎最高权力的张作霖首先与直系暗中结盟,通过1920年“直皖战争”共同打掉了段祺瑞的皖系基本军力,一旦京津冀地区只剩直系军阀一家独大时,奉系又毫不犹豫地冲曹锟和吴佩孚的直军开火,先后爆发了两次“直奉大战”,这就是军阀“混战”的特性。

(北洋时期的阎锡山)

第一次直奉大战奉军战败退回关外,两年后1924年9月卷土重来,在直系“内鬼”冯玉祥的协助下大败直军,曹锟被冯玉祥软禁,吴佩孚南逃两湖,张作霖和冯玉祥成为京津主人,但是“一山不容二虎”,到底北京政权谁当家呢?很快张作霖和冯玉祥就开始刀兵相见,所谓的“盟友”不过如此。

“山西王”阎锡山自然也深谙其道,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初期曾携手冯玉祥打击直军,而在张作霖和冯玉祥又打起来的时候,为抢夺绥远地盘,也为防止冯玉祥的“国民军”向西发展时威胁到晋军势力范围,阎锡山开始与张作霖结盟,并且于1926年12月就任了奉系主导的北京“安国军政府”副总司令,双方东西夹击冯玉祥所部,致国民军大败,所余部队退到陕西,冯玉祥气的远赴苏联访问和求援。



(冯玉祥)

山西在华北有居高临下之地势,张作霖如想保持平津地区的稳定,图谋山西也是必须,所以在共同的敌人冯玉祥被打跑后,张作霖与阎锡山的矛盾日渐突出,阎锡山自然要寻找出路。

此时广州革命政府的北伐军已势如破竹,兵锋直指长江中下游地区,吴佩孚和孙传芳一路败退。北伐军曾与张作霖接洽,要求其“易帜”归顺国民政府,张作霖在谈判初期亦确有此意,甚至提出了“四民主义”的政治主张,以保证奉军的政治权力,但最终在内部反对声音和日本人的压力下,关闭了与北伐军的谈判大门。

(张作霖的“安国军政府”)

既然张大帅不识抬举,国民党转而联络阎锡山和冯玉祥为政治盟友,这俩货都想问鼎京津统治权,于是见风使舵又重归于好,共同上了“国民革命军”这条大船,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加入国民党,阎锡山1927年6月在太原率部集体加入国民党,就任“国民革命军北方军总司令”,这就是与张作霖公开翻脸分属两个阵营了,盟友不再,于是开打。

1927年10月阎锡山晋绥军主力分两路出动,攻击河北奉军,史称“晋奉战争”,结果不到三个月就被张学良担任前敌总指挥的奉军击败,傅作义死守涿州就是此间;同时冯玉祥主力兵出河南对奉作战,双方打个半斤八两,一时难分胜负。



1928年初,国民党结束内斗完成“宁汉合流”后,蒋介石复任总司令,开始率领第一集团军何应钦部、第四集团军李宗仁部北渡长江,开始历史上的“二次北伐”。奉军主力不得不放弃对阎锡山的军事压迫,尽数南下河南和苏鲁对抗北伐军。

阎锡山旋即改任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开始转守为攻,第二集团军冯玉祥所部也恢复进攻,在四路大军的半月形围攻下,奉军终于不支,张作霖萌生退意,决定将奉军主力撤回东北,6月3日乘火车离开北京回奉天,第二天早上“光荣”了。

(北伐时期的阎锡山)

在奉军收缩和撤退过程中,距离平津最近的阎锡山立即督师加速前进,晋绥军终于在1928年6月初率先全面占领北京和天津,蒋介石为分化冯阎,也故意任命阎锡山为“京津卫戍总司令”,阎锡山终于如愿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