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有幸一睹您的风采,有没有那么一本书或者小说,让你看了之后强烈地想穿书看看里面的人物真正的风采? <#21---->

时间:

《雪中悍刀行》

李淳罡

李淳罡,剑神,剑甲。甲子前为当世四大宗师之首。

在五十年前,李淳罡就已经成名于天下,十六岁步入金刚境,十八岁进入指玄境,三十岁就已经是天下剑道魁首,一代武学宗师。也正是因为李淳罡的出现,剑道才有了一番新的气象,更多的江湖武夫开始练剑、学剑。如果没有李淳罡,可能天下人仍不知剑道为何物呢。

五十年前与王仙芝一战,因惜才不惜自毁名声未使出剑开天门败于王仙芝毁去木马牛,后错手杀其心爱女子,本欲去龙虎山向齐玄帧讨要续命丹药,经斩魔台美人西去,上山与齐玄帧论道乱了道心,境界跌落至指玄,与隋斜谷互换一臂,后被困北凉王府听潮亭二十年。

于鬼门关斩出剑仙一剑逼退吴家新一代剑冠吴六鼎。后于大雪坪一句剑来重归剑仙之境,武帝城一战,迫王仙芝使出九分力。

广陵江一战,一剑杀敌二千六,一气千里又百里,突破天人境界。

临死前万里借剑邓太阿,助其突破陆地神仙境,战平拓拔菩萨。

平生两愿:愿天下心诚剑士人人会两袖青蛇,愿天下惊艳剑士人人可剑开天门。

被徐凤年誉为:只要每当你能够问心无愧的时候,比如一甲子前的青衫剑神,比如一甲子后解开心结的羊皮裘老头,总是那么轻轻松松就成为了天下第一,天下无敌的头衔那么重,也只有你李淳罡说放就放,想拿起就拿起。

被江湖小宗师阮京华作诗称赞:

无匣也无鞘,暗室夜常明。

三尺木马牛,可折天下兵。

欲知天将雨,铮铮发龙鸣。

提剑走人间,百鬼夜遁行。

飞过广陵江,八百蛟龙惊。

世人不知何所求,那袭青衫放声笑: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剑来!”

以下是《雪中悍刀行》书中对老剑神的描写,让我们再次回味一下吧!

十六岁入金刚,十九岁入指玄,二十四岁入天象,被誉为五百年一遇的仙剑大材,仅次于武当鼻祖,剑仙吕洞玄。

三十六岁,初窥天门,自称天下无敌。当年武评,稳坐天下第一。春秋十三甲,李淳罡被评为剑甲,更是十三甲魁首,无一人疑义!

不惑之年,被王仙芝挑战,因为惜才,并未一剑开天门斩杀王仙芝,于是木马牛被折,生平第一败,成就王仙芝。

败给王仙芝后不久,绿袍儿挑战李淳罡,故意让其一剑穿胸。

瓢泼大雨中,李淳罡背绿袍儿上龙虎山,向齐玄帧讨要续命金丹。临终前说:她不要活,她就是要死在李淳罡的怀里,若是活了,便又是陌路,她不愿意!

李淳罡与飞升在即的齐玄帧在莲花顶论道,一剑开天门败给齐玄帧,从此再无剑道,境界一泻千里。

下山后不久与隋斜谷互换一臂,落入指玄,再也不敢说有蛟龙处斩蛟龙的狂言。无声无息消失三十年,荣辱种种,浮沉事事,皆成过眼云烟...

传奇就这样淡出了这座江湖。

江湖里有这么个不起眼的绿袍儿

在李淳罡的江湖里,他青衫仗剑,击败了很多成名剑客,也令很多剑客羞愤而亡。因剑神李淳罡的绝世风采,令许多江湖儿郎崇拜,更让众多江湖女侠和名门闺秀爱慕。

绿袍儿便是众多爱慕李淳罡的女子中的一人,但是李淳罡年少狂傲无比,也没有把绿袍儿放在心中。因为李淳罡一心是在追求自己的剑道上面。后来绿袍儿成了酆都绿袍,成为了天下的魔头之首,在和李淳罡比武的时候,她故意让自己死在了李淳罡的剑下。

直到绿袍儿临死,她才说出真相。原来绿袍儿一直在喜欢着李淳罡,但是绿袍儿的父亲却是死在李淳罡手中,李淳罡又是绿袍儿的仇人,如此一来,绿袍儿也就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她这也才成为酆都绿袍,而她故意死在李淳罡的木马牛神剑之下,也是为自己求得一个解脱。

听潮湖下有一个老头

绿袍儿死后,李淳罡画地为牢二十载,说到底,还是逃不脱一个“情”字。

直到世子殿下第二次游历江湖,这个羊皮裘老头重出江湖。

横眉竖立语如雷,燕子江中恶蛟肥。仗剑当空一剑去,一更别我二更回

老剑神眼神恍惚,望着一脸懊恼的徐小子,再看向嫣然一笑的姜丫头。

当年江山偶遇,他飞剑横江,吟诗而渡,她便趴在船栏上,一模一样如此的笑脸。

那年,正是最年轻最耀眼的剑道天才李淳罡最意气风发的时分,也是那位痴痴女子最天真最无邪的年纪。

擦肩而过,他只求仙剑大道,并不挂念,她却傻傻挂念了一生一世。老剑神默念当年那首诗。

我当锻就三千锋,一曰开匣玉龙嗥。手中气概冰三尺,石上神意蛇一条。

老剑神伸出独臂,轻声道:“徐凤年,借老夫一剑,一剑而已。”

徐凤年愕然。

李淳罡呢喃道:“欠了一剑。”

徐凤年一咬牙,抽出绣冬,丢向江面上方,像是要抛给那百丈外的小舟青衫。

面朝姜泥的老剑神最后望了一眼她,当曰说这个徐小子嘴里的小泥人神似北凉王妃,其实不尽然,她更像是那个喜穿绿衫的丫头。

李淳罡笑了一笑,只有沧桑,倒着飘出船头,仰首豪迈大笑道:“小绿袍儿,且看李淳罡这一剑。横眉竖立语如雷,燕子江中恶蛟肥。仗剑当空一剑去,一更别我二更回!”

背对扁舟青衫剑冠以及那柄绣冬刀,没了神兵木马牛,更没了年轻时玉树临风,只剩一臂的老人握住了不是剑的绣冬,转身仅是轻描淡写一招一剑。

齐玄帧说我以剑力证道,不如天道,走错了大道。你却说受了一剑便够了。

我李淳罡要甚天道?!

一剑足矣!

初始无人看见这一剑的风采,只觉得索然无味,江面寂静。

可那青衫龙王却顾不上小舟,激射远遁。瞬间。大江被轰隆隆劈开,直达两百丈。这般传说中的陆地剑仙一剑,世间真有蛟龙,也要被当场斩杀!

剑来

徐凤年缓缓重新走回大雪坪,百感交集。

看到轩辕青锋蜷缩在那里呜咽。

徐凤年叹息一声,走过去替她撑伞,不是为了她,只不过轩辕敬城所作所为,当得徐凤年为这名儒圣的女儿这点举手之劳。

大雨依旧磅礴。

她不起身,徐凤年便一直撑着伞。

老剑神李淳罡望向这一幕,瞪大眼睛。

随即眼中黯然落寞缅怀追忆皆有。

那一年背负那女子上斩魔台,一样是大雨天气,一样是撑伞。

世人不知这位剑神当年被齐玄帧所误,木马牛被折并不算什么,只剩独臂也不算什么,这都不是李淳罡境界大跌的根由,哪怕在听潮亭下被困二十年,李淳罡也不曾走出那个自己的画地为牢。

原本与世已是无敌,与己又当如何?

李淳罡想起她临终时的容颜,当时她已说不出一个字,可今曰想来,不就是那不悔两字吗?!

李淳罡走到大雪坪崖畔,身后是一如他与绿袍女子场景的撑伞男女。

她被一剑洞穿心胸时,曾惨白笑言:“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

李淳罡大声道:“剑来!”

徽山所有剑士的数百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

龙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牯牛大岗。

两拨飞剑。

遮天蔽曰。

这一曰,剑神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界。

端酒借剑一千九

这一曰,纷纷攘攘的武帝城主城道上,所有武帝城访客与城内百姓都见到毕生难忘的一幕,一名俊逸公子,端碗而行,朗声道:“王仙芝,敢问何为九天之云下垂,何为四海之水皆立?!”

这一句话以雄浑内力激荡出声,响彻半座城池。

紧接着,据后来好事者估算该有起码一千九百柄的剑,同时出鞘冲天,齐齐空悬于天幕。

而这番雄奇瑰丽的异象,缘于一名孤寂江湖太多太多年的独臂老头一句话:“王仙芝!李淳罡来访东海,借这满城剑,与你一战!”

这座江湖老了

老人在官道上负手缓行,背影伛偻,百步以后,似乎知道世子殿下在目送,没有转身,挥了挥手。

徐凤年伸手遮了遮夕阳光线,紧抿起嘴唇。

木马牛。

酆都绿袍。

剑神。

大雪坪一声剑来。

武帝城剑开天门。

广陵江斩杀两千六百骑。

还有那身穿羊皮裘的扣脚独臂老汉。

都已是江湖一缕余晖。徐凤年喃喃道:“一个人就能让整座江湖都觉着老了,可真是一件霸气无匹的技术活儿,老前辈,本世子没法子打赏啊。”

愿世间心诚剑士人人会两袖青蛇。

愿天下惊艳后辈人人可剑开天门。

羊皮裘老头儿来到一座颓败黄泥屋子前,屋前有一方早已无水的水塘。

年轻时下山行走江湖,曾在集市购得一条青鱼一条红鲤,放生养在房前小塘。当初极为自负,以为在江湖逗留不过半年,就要于世无敌,也就会无趣而回。刺伤你以后,去过斩魔台,带你骨灰返乡,才见房屋残破。

池水干枯,荷叶皆枯,塘中两尾青红亦不知所踪。

李淳罡沿着杂草丛生的山路登山,山顶是他练剑处,山巅峰峦好似被剑仙当中劈去填海,山坪上酒就突兀树起了一道光滑峭壁。

这一面峭壁,被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李淳罡剑气所及,沟壑纵横,斑驳不堪。

李淳罡来到山坪,蹲在一座荒芜坟墓前,拔去杂草,墓碑无字,只留下一柄年轻时候的无名剑,与她相伴。

这个羊皮裘老头儿望向山壁,笑道:“我李淳罡岂能腐朽老死,岂能有提不起剑的那一天?又怎愿舍你而飞升?天底下还有比做神仙更无趣的事情吗?”

老人回首看了眼孤小坟茔,柔声道:“世间剑士独我李淳罡一人,世间名剑独我木马牛一柄,这是李淳罡三十岁前的剑道。”

“再以后,如你所愿,如齐玄帧老家伙所想,山不来就我,我不去就山。有山在前拦去路,我就为后来人开山。这便是李淳罡的剑道了!”

“绿袍儿,看这一剑如何?”

李淳罡拔起那柄半百年不曾出鞘的古剑,轻轻一剑,劈开了整座峭壁。

李淳罡抬头,朗声道:“邓太阿,借你一剑,可敢接下?!”

有声音从九天云霄如雷传来,“邓太阿有何不敢?谢李淳罡为吾辈剑道开山!”

轻轻一抛。

这一剑开天而去。

羊皮裘老头儿抛剑以后,不去看仙人一剑开山峰的壮阔场景,只是坐在坟前。

一辈子都不曾与女子说过半句情话的老人细语呢喃,只是说与她听。

天色渐暗,羊皮裘老头儿视线模糊,如垂暮老人犯困,打起了瞌睡。

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望见一袭绿袍小跑而来。

他轻声道:“绿袍儿。”

绿衣怯生生站在他身前,轻声道:“我叫绿鱼儿。”

独臂老人已是人之将死,合起眼皮,仍是颤抖着举起手,“绿袍儿?”

这一袭小绿衣不知为何,灵犀所致,伸出小手,握住老人,点头道:“嗯!”

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

李淳罡的江湖很大,大了一辈子,所以大雪坪剑来,是为绿袍儿,广陵江畔破甲,是为昔年那个风采冠绝天下的青衫剑客,只为两人无憾。

剑神李淳罡最让人难忘的不是他的两袖青蛇,不是剑开天门。而是这一个“情”字。

老人笑道:“小丫头,知道什么叫喜欢一个人吗?”。

绿袍儿转过头,干脆不去看这个让人糟心的老头子。

老人自问自答到:“那就是见到对方之前,不知情为何物,错过之后,更不知情为何物。”

寻秦记

雪中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