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中院一审,部分iPhone在华遭禁售,法院相关人士称“只有一审,不可上诉,没有二审”,原因是什么?

时间:

当地时间10日,高通官网宣布,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因两项专利侵权,禁止苹果在中国进口、销售部分iPhone。对此,苹果公司当天回应称,已提出上诉,希望推翻iPhone在中国的销售禁令。不过,《中国证券报》11日引述福州中院相关人士的话称,该专利诉讼案已于上周下发裁定书。该裁定事项属于专利禁制令范畴,只有一审,不可上诉,没有二审。该禁制令将适用于全国范围。截至发稿,福州中院、中国裁判文书网尚未公开上述禁令的裁定书。

一直以来,高通看起来都是很有“骨气”的。面对与苹果的专利纷争,高通始终是据理力争、顽强对抗。截至今年6月中旬,高通和苹果打了50多场专利官司,且这些官司分布于6个不同国家的16个司法管辖区。斗争是残酷的,高通发布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为5亿美元,全财年净亏损更是高达49亿美元。

对此,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坦言,“因为我们今年没有给iPhone提供芯片,所以导致了芯片业务下滑。”而且,他表示,“高通将做好与苹果之间‘零业务’的准备。”但很显然,高通不会咽下这口气,转身就在中国市场给了苹果一记重拳——让iPhone被禁售!看来高通不惜自损八百,也要伤苹果一千。事实上,这样惨烈的专利竞争也给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必须要为潜在的专利大战做好充分准备。

近日高通宣布,在与苹果的两项专利纠纷案中获胜。中国福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禁止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进口和销售包括iPhone X在内的多款型号手机,该禁制令将适用于全国范围。这意味着,禁制令生效后,中国范围内的苹果专卖店将禁止售卖禁制令中涉及的机型。

据了解,受禁令影响的机型包括iPhone 6S/6S Plus/7/7 Plus/8/8 Plus和iPhone X。不过苹果很快给出回应,表示“中国消费者仍可购买所有型号的 iPhone产品。”但是具体的购买渠道,苹果并没有给出明确说明。

虽然法院已经裁定部分iPhone禁售,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此禁令看起来范围有限。因为它仅适用于搭载iOS 11操作系统的iPhone,而目前绝大多数iPhone都已经搭载了iOS 12操作系统。此外,该禁制令生效后,高通与苹果还可以走和解程序。和解后,双方可以重新向福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解除禁制令。

对于苹果来说,此次iPhone被禁售更像是高通带来的一次潜在风险。虽然不能影响苹果在中国市场的业务,但终究是一件麻烦事儿。而对于正处在高歌猛进态势中的中国企业来说,提前做好专利大战的准备是必然举措。毕竟,此前小米在印度因专利授权被爱立信告上法庭等事件还历历在目。中国企业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当下,必须将专利风险放在首位。

众多中国手机企业出海寻求突破是必经之路,而在这个过程中极有可能被越来越多的“专利流氓”盯上。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自身的损失,甚至将专利变为自身的优势所在,那么中国企业就必须学习合理合法的专利策略,以应对潜在的专利大战。这其中,建设一支真正具有国际专利经验的强大律师团队,是重中之重。

此外,中国企业还要重视专利申请,去保护自身的创新成果。中国企业不能仅仅只关注专利申请数量的多少,更要兼顾“专利授权率”。即,提升专利申请到授权专利的转化率,要多也要精。最终,配合商标、域名等品牌权益的保护,中国企业才能够在竞争更为激烈的海外市场中,真正维护自身的权益。

加强相关布局,中国企业应抱团取暖

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国企业在开拓海外市场的过程中,往往会因经验不足、认知程度不够等,在专利、知识产权纠纷方面吃到不少苦头。为此,除了上面提到要建立强大律师团队、做好自身专利保护外,更应该对国际规则进行更深入的熟悉。比如即使遇到相关侵权诉讼,也应该明白很多诉讼只是一种确权方式,本质上还是寻求合作。

从大方向上,中国企业要加强在海外的专利风险布局。比如通过设立相关的维权联盟等抱团取暖,共享专利及知识产品。通过分工协作的方式,去有效抵御风险。此外,中国企业还可构建相关的机构、组织等,建立反应及时的维权联动机制。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自身利益被侵犯时,中国企业就该拿起相关武器积极应对。一味地退让,只会被当做“专利绵羊”。

我国专利临时禁令是由专利法、商标法及著作权法等实体法和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创设的程序性救济措施。

目前高通公司申请的临时禁令属于专利保护强制措施,这种措施是为了应对专利保护的特殊性而生,因为专利侵权如果按民法中的“事后救济赔偿”原则,即先有损害事实和损失发生,才能有赔偿请求,这样的程序设定会对专利保护有先天不足。

由于专利侵权损失举证困难大,事后救济存在诸多难题,因此,强调对专利权人的事先救济保护,无疑对专利权人最有利,也最容易敲醒那些随意侵犯他人专利的侵权人。

换而言之,法院判决不可能一蹴而就,一般需要几个月乃至年多的时间,如果专利权人等最终生效判决结果出来,才能申请法院采取相应专利保护措施,这样专利权就失去了最有保护价值的时间段,这对专利权人不太公平。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都说:迟到的正义为非正义,不仅正当防卫不能迟到,专利保护也同样不能迟到。

苹果公司再大,只要在中国,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按中国规则办事,苹果公司没有法律特权。不要小看福州中院,福州中院虽是地方级法院,但该项禁令一旦做出,全国范围内有效,我国其他地方中院也有这项权利。

对这种临时专利禁令有异议的相对人(苹果公司),可以依法向做出禁令的法院申请复议,当然,也可以向上级法院申诉。

但确实不能上诉,上诉是指对法院一审判决和某些裁定不服,而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只要上诉了,通常一审判决结果就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因为二审可以维持也可以改判。

而临时禁令不是一审判决,不是实体裁判,而是法院临时执行措施,我理解为:不能上诉,但可以复议和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