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科网,骑行,棋牌游戏,赵薇,纪实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丰臣秀吉,丰臣秀吉本是乡野村夫,为什么登上统治之位后行风雅之事,屡次大办茶会,还修建了天花板、墙壁和榻榻米全用黄金制作的黄金茶室? <#21---->

时间:

很正常啊,往往出身下层者爬至高位,才会附庸风雅(朱元璋还写过诗嘞),真正的贵族就是真风雅了——乾隆除外。

我想你问的主要是茶道,茶道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秀吉会醉心于茶道?他是真有点儿本事,还是纯粹的装像?

那么首先说说茶道,本是日本所独有的艺术形式(中国人饮茶则很少名之为“道”),包含有佛教、儒学、建筑、书画、雕刻、礼仪、插花、烹饪、陶器、竹器等非常丰富的内容。是由我国的饮茶习惯传到日本以后,经过唐代的茶饼煮饮法、宋代的末茶冲饮法和明代的叶茶泡饮法三个阶段的影响,到了室町幕府时代逐渐发展和形成的——主体为末茶冲饮。

不过请注意,茶道在日本一开始只是庶民阶层的风尚,所以世传的很多大茶人如村田珠光、千利休等,都是商人、僧侣身份。到了室町中后期,这一习惯才逐渐为武士阶层所接受,至于贵族阶层,还是从武士那儿学过去的咧。

所以战国时代有很多著名武将都喜好茶道,所谓“利休七哲”,即千利休的七位得意门徒,包括蒲生氏乡、细川三斋、高山右近等,多数都是武士出身。

武士们搜集茶道用具,举办茶会成为风尚后,茶道便成为了武家第一风雅之事,而在上位者也往往通过赏赐茶器和举办茶会来笼络部下。此外,诸侯们雇佣茶人,利用茶会为自己创造谈判的和睦气氛,亦很常见。

正因为如此,秀吉受到同样爱茶的故主织田信长的影响,才会逐渐沉迷于茶道,同时也把茶道作为自己政治、外交方面的辅助手段。相比信长来说,秀吉在茶道上确实是有一定建树的,尤其到他中晚年,实已不输于普通茶人。

但是千利休等大茶人却一惯鄙视秀吉的茶道,因为利休的茶讲究“幽、寂”,认为当是隐士之道,而秀吉却反其道而行,故意追求奢华绚丽的风格。1585年,秀吉开放了自己苦心设计的“黄金茶室”,这座茶室规模很小,这点可以说和利休所追求的风格是相通的;然而茶室及其中布置的各种器物全都由黄金铸造,并且可以拆卸运输,造价极其昂贵——秀吉是以此来向天下炫耀自家的财力,争取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所以说,秀吉对茶道的风雅,并非简单的附庸,确有真才实学,但他的茶道风格是旁人根本无法模仿的,同时充满了暴发户的气味。

这个问题个人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进行解析和理解:一:丰臣秀吉的出身以及上位史;二:日本茶道的发展兴盛过程,为何茶道成为了日本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代表。此处,不得不提日本茶圣鼻祖-千休利。

一: 丰臣秀吉因出身卑贱,从小营养不良,固有一绰号,明曰“猴子”,同时他还有个外号叫“秃鼠”。据说他中年以后,晚年出征的时候,因为毛发逐渐稀疏掉落,为了使自己更有威严,经常要画眉毛,装假胡须。作为日本战国三杰之一,按照权位统治顺序,分别为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丰臣秀吉本身是侍奉织田信长而崛起,在织田信长死后,成为了实质上的接班人。丰臣秀吉在位的时候,在明朝万历期间,发动了两次朝鲜战争,分别在1592年和1597年,因渡海打大陆比较困难,所以丰臣秀吉决定先占领朝鲜。丰臣秀吉曾对手下讲过这样一句话:“我将定都北京,死后埋在宁波”。可以推断出那时丰臣秀吉就有了“大东亚共荣圈”的贪婪梦想。可惜的是那时朝鲜作为明朝的藩属国,万历岂能坐视不管?战争一开始,朝鲜就向万历皇帝呼救,第一次1592年万历派辽东总兵-李如松率领虎狼之师奔赴朝鲜抗日,打败日本18万军队:过了5年,在此中途停战期间大明欲封秀吉为日该国王。秀吉方觉受骗,大怒道:“吾掌握日本,欲王则王,何待髯虏之封!且吾而为王,何以对天皇!也就是在1597年,丰臣秀吉不服输再次派14万军队进攻朝鲜,结果死磕到一半,被明朝大将邢阶和老将邓子龙打败,病死了。日本军队一看老大死了,兵败如山倒还打毛线,就撤回日本了。此后德川家康接管日本,实行闭关锁国。将近两百多年和大清没交集,直到日本明治维新爆发甲午海战.......此章节旨在说明丰臣秀吉是一个极度对个人威严看重的人,同时也富有极大的扩张野心。

二: 日本茶道是在南宋时期,由日本禅宗西赴中国学禅返国弘扬带回茶种开始的。日本有二十四禅宗,其中十八禅宗来自径山寺。(此可参考我国拍的纪录片-一片茶叶的故事,爱好喝茶的朋友可以看下)。后被千利休发扬光大,千利休初始是织田信长的“茶头”,我个人理解为"茶道示范师“。当时茶风昌盛,北野大茶会是茶道空前的盛典。而北野大茶会对茶道普及的推动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所以丰臣秀吉对日本茶道发展的重大贡献不容抹杀。 千利休侍奉丰臣秀吉长达10年,此期间是他艺术才华充分展现和茶道境界不断提升的黄金时期。史称”千利休时代“。千利休对茶道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革和完善,由于茶道本身就是融会了饮食、园艺、建筑、花木、书画、雕刻、 陶器、漆器、竹器、礼仪、缝纫等诸方面,因此可以说茶道是日本效仿学习”唐宋遗风“的集大成的产物,茶道从珠光开始有了"道"的地位。至此全国上下都将茶道作为一种崇高的社会礼遇与最高规格的礼仪之道。

因此丰臣秀吉登上统治之位后附庸风雅,屡次举办北野大茶会,以及纯金打造黄金茶室就可见端倪了。总归来说,出身的卑微,在位极人臣成为日本战国时代手握兵权的实质统治者来说,这种急切的想要用外在的繁华装饰自己的行径,正好从某些方面透露出丰臣秀吉内心的自卑和渺小。丰臣秀吉是个喜欢大场面,喜欢铺张的人,可能这样才能使他忘记自己的下贱出身,感觉到身为"天下人"的尊严,他对名贵茶道具近乎贪婪的追求,对地位、财富、人生享受无止境的欲望才会造出这么一个专供喝茶的黄金屋。

当一个人阶级地位发生颠覆式的变化之后,钱,权,势都有了之后,我相信都会做一些看起来比较具有文化气息,高雅的行为来包装自己。说到这我想起我最近读的一本书《人心至上-杜月笙》一书,作为上海十里洋场的青帮大亨杜月笙,跺跺脚上海都要为之颤抖的他,究其一生都爱穿长袍,为才子墨客仗义疏财,因此杜月笙平生最喜爱的一副对联,就是黎元洪的秘书长饶汉祥给他提的一副槛联:

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